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开局天灾,我靠囤百亿物资躺赢 > 番外 番外:容三少
 
凌晨,万籁俱寂。
凉风微微拂过窗帘,昏暗的灯光隐约从帘子后面透出来,夹着难以抑制的低吼跟娇媚。
时高时低,宛如巨浪行舟,浮浮沉沉,飘飘荡荡。
容三少从于茵身上翻下来,伸手在床头柜取了支烟点上,神情慵懒地吸了两口,白色烟雾缓缓吐出……
事后一支烟,快活赛神仙。
人到中年,其实他对男女那点事已经不太热衷,早就没了当年的激情,但身为丈夫有必须要尽的责任跟义务。
含着金汤匙出身,换美女比换衣服还勤快。
他别的本事或许没有,但投胎技术杠杠的。
曾经的首富之子,让无数女人疯狂的国民老公,做个混不吝的二代羡煞所有人。
纵然容家并非底蕴深厚的世家,奈何老爷子根基打得好,说句不好听的,就算他是个祸害,也够豁几辈子的。
然而,大厦一朝倾塌。
并非人祸,而是天灾。
一场极致而大汗淋漓的运动,吸完根烟松懈下来,睡困袭来的他精神逐渐恍惚……
起哄的喧闹声响起,刺激的声音充斥着耳膜。
怀里温软香玉,容三少睁开沉重的眼睛,下意识抬手挡住灯光。
“美女,今天你只要干了这瓶白的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”
花衬衫,休闲短裤,年轻男人嬉皮笑脸,带头起哄为难道。
少女面无表情,“不好意思,我是来打工的,不是来喝酒的。”
“哟,你还知道自己是来打工的啊,那偷拍什么?”
少女沉着解释,“我没有拍你们,更没有暴露你们的任何隐私,而且拍摄豪车是经过经理同意的。”
她特意等容三少离开再拍,没想到这群二世祖不但杀了个回马枪,还带着一群嫩模回来开趴体。
被抓个正着。
“经理算个屌,他连给三少舔鞋的资格都没有,知道这些车值多少钱吗?要是刮了碰了,把你卖了都不够赔的!”
纨绔态度嚣张,他打量穿着普通的她,眼神满是鄙视,“像你这种捞女,为了靠近三少,还真没少费心思,可惜手段太过拙劣。”
旁边的跟着起哄,“三少,我倒觉得这妞身材不错,要不脱了给大家欣赏一下,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。”
话音刚落,其他人跟着喧哗起来,“今儿个三少心情好,指不定今晚你有机会!
容三少耳朵嗡嗡响,鼻腔充斥着嫩模们的香水味。
等眼睛适应光亮,他将遮挡眼睛的手移开,看清对面站着的少女长相时,顿时瞳孔地震。
我丢,竟然是姐!
身体本能反应,他猛地站起来。
挂在他身上千娇百媚的嫩模始料不及,纷纷扑通掉落满地。
容三少当时就震惊了,情急之下连话都说不出来!
这倒是激发狐朋狗友的性致,以为容三少吃腻了生猛海鲜,今天想来份青椒小炒肉。
容三少是谁?全国首富的儿子,凤城的太子爷!
有个跪舔厉害的纨绔,顿时恶从胆边生,伸手就去扯少女的衣服,“愣着干什么,想睡三少的女人能绕凤城好几圈,今天你祖坟冒青烟,难不成还想等三少主动?”
少女反抗,拉扯间操起桌上的酒瓶,朝着他脑袋上狠狠砸上去。
鲜血飙出来。
事出突然,容三少来不及制止。
少女手握碎裂的啤酒瓶,隔着跟容三少冷怼,“既然你们要玩,我就奉陪到底,反正贱命一条!”
说完,锋利的碎玻璃瓶朝他胸口重重刺过来。
“啊!”
容三少猛然惊醒,发现自己坐在床上,额头全是冷汗。
凤城还是凤城,却不是年少时的凤城。
只是场梦。
一场很真实的梦。
身边的于茵实在太累,依旧沉睡不醒。
容三少深呼吸,不懂为何会做如此荒谬的梦。
虽然姐说话带刺,经常对他没有好脸色,但其实刀子嘴豆腐心。
首富之子,凤城太子爷……
他确实享受过,但容家大起大落,富贵权势早已是过眼云烟。
更何况身为容家人,他拿得起放得下。
这么多年来,一直不明白姐为何对他两副面孔,但不得不承认,这条大腿抱对了。
顾首长还没退,但乐得含饴弄孙,这些年很多重要决策都陆续交给姐夫处理。
哪天姐夫上位,他就是妥妥的二把手。
一切都如预期发展,容三少相当满意。
关灯,睡觉。
刚闭眼,他又猛地坐起来。
我丢!
那不是梦,而是好像……发生过的!
脑海闪过模糊的记忆。
容三少惊出身冷汗,姐真的给他打过工!
而他真的刁难过,只是没有梦境那么离谱而已。
二十几年的事哪还记得清,但容三少顿时茅塞顿开,怪不得姐老对他阴晴不定,敢情根源在这?
当年在新城别墅区,他就觉得姐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如果属实,一切都合理了。
容三少静静抽烟,然后释然发笑。

他能走到今天,姐不是真那么计较的。
刚要睡觉,对面楼传来声音。
透过窗户,有人在连夜奋战。
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新大嫂是两把刷子的,嚎得杀猪似的。
不像于茵老是端着,调教无数次才放开,但几年下来两人早没了当初的激情,更多是在交任务。
大哥的体能在走下坡路,身体远不如年轻时好,也不知道顶不顶得住。
不过听动静,应该没问题。
说起来,新大嫂还是容三少牵线的。
容家东山再起,婷婷就不说了,年轻漂亮事业有成,追她的男人排到几条街开外,就连大哥也成香饽饽。
但是凤城鱼龙混杂,她们有纯粹找饭票的,有想打容家主意的,更有想能通过容家给姐姐姐夫下套的。
大哥不想拖累他,一律给拒了。
现在娶的这个是洋妞。
只是没想到她这么生猛,孩子才刚满月没多久,就这般迫不及待。
那时容三少到医院找姜宁,无意间看到清洁工的裤子染了血。
末世十几年,人类幸存者有限,考虑到兴衰存亡,凤城放宽条件接收不同肤色的年轻幸存者,只要品行考核就行。
年轻能生育的女人很抢手,天天有人为洋妞打架斗殴。
容三少顿时来心思,利用职务之便调查洋妞的背影。
他不但脑子转得快,下手更是果决。
确定洋妞没问题,他毫不犹豫下场替大哥抢。
凭借容家优势,很顺利就拿下,而且请姜宁帮助调理新大嫂的身体。
不到一年,就成功怀上。
容三少肩上的担子,又轻了些。
不禁长舒口气。
他梦到了老爷子,很难得没有挨揍,老爷子还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睡得晚,早晨迷迷糊糊。
糯米团子钻了进来,往容三少怀里蹭着,奶白的胳膊抱住他脖子,“爸爸。”
容三少起床起大,但听到是女儿软乎的声音,心都给融化了,“小云朵。”
抱住女儿香了几口,还用胡渣子刺扎她,逗着小云朵呵呵笑,“不要,痒。”
父女俩在床上玩闹起来,小云朵嘟着嘴巴撒娇,“爸爸,恩恩姐有两个哥哥,我也要。”
容三少哭笑不得,“琛卓跟琛谦也是你的哥哥。”
“不是,恩恩姐说是她的哥哥,不让我叫他们哥哥。”
小云朵闹起来,她也要两个哥哥,像保护恩恩姐那样保护她。
“爸爸努力,争取生个弟弟让你玩,到时让他保护你行不行?”
小云朵快三岁,平时老爱跟在顾琛卓跟霍琛谦屁股后面跑,他们说妈妈生不出哥哥,她只能有弟弟或妹妹。
小家伙是哥俩的迷妹,他们说什么深信无比,跟爸爸要哥哥,只是不甘心而已。
虽然两个哥哥都很疼他,可她还是想要专属自己的哥哥。
听到爸爸也这么说,只能委屈地点头,“嗯。”
恩恩姐想要弟弟,等弟弟生下来,她就抱给恩恩姐。
于茵推门进来,温柔贤惠道:“早饭做好了,两条懒虫快点洗漱吃饭。”
早餐很丰富,牛奶,面包,鸡蛋,白粥。
大伯哥两口子迟迟不来,于茵开口道:“要叫大哥大嫂吗?”
“不用。”容三少喝着牛奶,面不改色道:“他们忙了一晚上。”
于茵假装听不懂,低头给小云朵剥鸡蛋。
吃完早饭,他开车先送于茵上班,去军部时刚巧看到送孩子上学的姜宁。
不觉间又几年,凤城有幼儿园跟小学,教材是姜宁捐赠的,而图书馆跟博物馆已经在筹建。
想到昨晚的梦,容三少不禁晒笑,确实很荒诞,但又很姜宁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