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84章 带她离开
 
不过这假死药果然厉害,诸多御医都查不出这药。

络青沉早就打探过了,整个御医署,只有何御医有这本事能查出来。

没错就是帮她坑季承乾的何御医,人灵活变通,医术也十分高超。何御医呢,早就被她买通,是不会说出来的。

“启禀陛下,娘娘她,她......”

季尘如看着络青沉这幅要死不死的样子,暴怒:“说,娘娘怎么了?”

看着皇帝盛怒,一群御医更加不敢说了。吓得更是直接跪下,只有何御医,悠然地扶着身子站在哪儿。

季尘如知道,何御医会说实话,平息了一下心绪道“老何头,你说吧,朕恕你无罪。”

络青沉抬眸,何御医和她四目相对,他下意识地用眼神告诉络青沉安心。

“陛下,先前娘娘的身子一直是微臣照顾。娘娘中毒之际,恰逢微臣回老家祭祖。故此,臣也是听同僚说起娘娘的病情和处理结果。倘若真按照同僚所言,娘娘的身子先前受了重创,如今又再次中毒,只怕是活不过三天!”

“什么!三天,为什么只有三天。”

季尘如和一帮子御医都知道,上次那个结果根本就是假的。可在他们心里,何御医还有络青沉不知道啊,总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。

这当下,也只能将错就错了。

不然,这皇帝欺瞒皇后,传出去只会叫人笑话皇帝昏庸。

“这毒来势汹汹,陛下您也能看到。就算没有上次那个毒,娘娘也最多能活半个月,如今只怕是五天都嫌多。”

也就是说,就算没有蛊虫,她也只能活十五天。

人啊,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。季尘如也不外乎如是,他看着床榻上奄奄一息的络青沉,心中很难受。

他要这大好江山有何用呢,没有人和他并肩欣赏,又有什么意义。

络青沉勉强地睁开眼睛,抬起手伸向他的脸庞,笑得轻柔:“尘如,可能是上天在惩罚我,怪我太贪心要的太多。那个西华的公主你要当心,她如此心狠,只怕对你也难以真心相待。我走了之后,你......”

“住口,青沉,朕不许你瞎说。你还要陪朕看明年的樱花,你还要给朕生十个八个孩子。朕就不信,朕是天子,朕的龙气留不住你!”

络青沉一愣,说实话,她真的有一刻,被季尘如感动到了。

此刻的季尘如,真像个不听话的孩子,执拗地相信不可能存在的故事。

可李小小警告的眼神,告诉络青沉,这只是假象。是因为他真的被自己欺骗了,以为自己要死了,才会如此。

一旦谎言被拆穿,季尘如恼羞成怒不说,还可能废后。

如今这结局是最好,不用废后,还能让他记住最美好的自己。

络青沉苦笑:“傻子,说什么傻话呢。你就是天子又如何,也斗不过老天爷呀。尘如,最后的日子,我想出宫,放我出宫好么。”

一听到她说出宫,季尘如就像是疯了一般:“不,朕不许你出宫!青沉,你连最后这段时光,都不肯给朕么?”

络青沉挣扎着坐了起来,她抬眸看向何御医,示意他帮自己一把。

何御医当即明白:“陛下,娘娘这病,还是出宫的好。外面山清水秀,没准还能对养病有好处。”

“住口,你这庸医,朕不想听你说话。你们都给朕出去吧,朕要和皇后单独待一会。”

“是。”

正当御医们出去之际,两个少年不问缘由地冲了进来。嘴里都喊着姐,都要见络青沉。

这除了络朗和络何,还能有谁。

络朗见着络青沉面色憔悴地躺在床上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“姐,他们说你要死了,这是你和我们开的玩笑对么。你还这么年轻,怎么会死呢。”

李小小当即蹙眉,轻声呵斥道“小将军,你这是说什么呢,什么死不死的,娘娘听了心里会难过的。”

“无妨,阿朗本就心直口快,没关系的小小。”络青沉笑着摆了摆手。

她抬眸见季尘如挡在络朗跟前,一幅说什么都不肯让的架势,不禁笑了:“尘如,你看,我不仅仅是你的皇后。我还有家人啊,还有弟弟、父亲、朋友。你不能这么自私,我这大半生都在为你筹谋。如今油尽灯枯,你总该给我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吧。”

络青沉最后两句话,直接是在逼季尘如放手,即便刻薄伤人却是真话。

季尘如一听心里很不舒服,可以知道,自己该怎么做。

他很不情愿地站起身,让位置给络朗还有身后的络何。

“阿朗,来过来,姐有话和你说。”

络朗乖乖坐在床榻边,握着络青沉的手,眼中泪流不止。在战场上看着那么多人死在他身边的男人,都未曾流泪,在这一刻终究是不舍的。

“哭什么,你如今可不是个孩子了,是个男人。怎么能动不动就哭呢,真是丢人。你姐我可还没死呢啊,别搞得像我已经死了一样。咳咳......”

“好好好,我不哭,姐,你等着我去杀了那个公主给你报仇。”说着竟真的要动身离开。

络青沉蹙眉,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眼前这个弟弟。

去了一趟战场他是成熟不少,可面对在意的还是会着急莽撞。

络青沉很担心,将来这会成为他被人利用的理由。

“阿朗!咳咳......”许是说话太过用力,络青沉费力地咳嗽起来。这一咳嗽,倒是留住了络朗。

“我前脚才说你是个男子汉,你怎么又像个孩子一般莽撞。你可知姐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你!不过现在还好,有展.....有这位小兄弟扶持你。姐姐也能放心的离开。”

络朗还没开口,络展腾却抢先冷冷地开了口:“你不会离开的,我不会让你死,就算死,你也不能以这个昏君的皇后的身份死去。”

络青沉抬眸,她似乎是察觉到什么:“你想做什么!”

络展腾看了一眼身后的季尘如,又看向床榻上的络青沉,轻笑:“我要娶你为妻!让你以普通人的身份离开这尘世,这应该也是你如今最渴望的吧。说得再简单点,我要带你走,带你离开这皇宫!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