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83章 国宴之上
 
见完季承乾后,络青沉就回宫了。季尘如并未再来看她,她也未曾去找他。

第二天早上,西华的队伍就到了。

与此同时,李立那儿传来消息,季承乾赶走了他的心腹侍从。

络青沉蹙眉,正在执着茶盏的手一停:“他竟然没有杀了秦枫,果然,他还是太仁义。”

季承乾这是放虎归山,把难题丢给自己。秦枫回到季尘如身边,定然会将自己出卖他的事告诉他。

自己如今是孤立无援啊,晌午就要参加国宴,这会上哪儿去搬救兵呢。

忽然,络青沉想起一个人。

她召来李立,让他带着自己的亲笔书信,去找他。

如今也只有指望他了。

盛大的国宴很快就拉开了帷幕,传闻西华公主刁蛮任性,但美艳不可方物。络青沉倒是想见识见识,到底有多美艳。

虽有些仓促,但络青沉还是准备了。

今日的主角是西华公主,自己短短是不可抢了她的风头。她特意挑了一款素色的百褶留烟裙,头上的首饰配翠色步摇。

乍一看,还以为是森林中的花仙子呢,倒是显得清爽。

头一次见络青沉这般打扮自己,看到她之时,季尘如眼前一亮。

但络青沉并未理睬他,也不想理睬他。

西华公主今日一身正红色的长裙,倒显得她像是皇后了。

商容似是很不喜她,从头到尾都未曾看西华公主一眼。倒是季尘如,自看过络青沉后,眼睛就没离开过晟月公主。

络青沉自是不介意,左右她今日也但求一“死”。

此次国宴,有些功劳的武将都可以参加,自然也少不了刚当上副将军的络朗。

络朗身后还跟着一位少年,那少年个子很高,模样俊朗。俩人站在一起,引得不少宫女侧目。

虽才两年没见,可络青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络展腾,她当即一跃而起。

络展腾竟然还活着,天呐,他竟然欺骗了自己。这,就是他口中的天降救兵么。

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皇后的异样,当然,在场的除了季尘如和李相岚以外,无人知道络展腾的身份。

“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,大殿之上,怎的这般失态。”华晟月率先发难,暗地里说络青沉不懂规矩,这种场合竟然失仪。

可络青沉是谁啊,什么样的女人她没见过,就晟月公主这种级别的,还不够她热身呢。

络青沉并未坐下,而是径自走向公主,在距离她七尺远的地方停下。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,说:“都说晟月公主,貌美堪比中秋的圆月,美艳动四国。方才,本宫亦是被公主的美貌惊艳到了呢。毕竟能让女人觉着美的,那是真美哦。”

这一番明夸暗贬没毛病,明面上说公主长得好看,实际上确是暗说她长得丑还没礼貌。

哪有美到让人吓得直接站起来的,还中秋的圆月。月亮是死物,哪有将活人和死物比的。

再者说,女人觉着好看不就是丑么。真正的样貌美的,女人都嫉妒,嘴里都没有好话,怎么会说真美。

况且这还未行礼就直言怼皇后,皇后不但不生气,还这般大度地夸赞,任谁见了也是晟月的不是。

络青沉这话说得晟月直接哑然,不过季尘如也没拦着。大狗还得看主人,何况是他的皇后呢。

络展腾也发觉络青沉的不对劲,看到因自己,络青沉和公主起冲突,他心中有些愧疚。

这次他学艺归来,就是为复仇。季承乾已经废了,剩下的就是刚登基不久的季尘如。

络展腾现在改命络何,还是独身一人,不过和络朗成为了好兄弟。还帮他在战场之上,杀了不少敌人。

络何一出现,络青沉的心思就从公主身上,彻底转移到他的身上。

知道西华有个规矩,在客人家喝的第一杯酒,要和客人手中的酒盏互换。以表示尊重客人,也算是一种礼貌。

所以,络青沉故意等酒宴开始后,让李小小带着酒盏站在晟月面前。

知道晟月定然会在她的酒盏中下药,络青沉故意让她计谋得逞。她应该不想毒死自己,只会下一点跑肚拉稀的药。

但络青沉就偏不,她让李小小提前去买了假死药,趁着转身的时候,悄悄摸一下盏边。

假死药也带有毒性,足以以假乱真,但就怕公主发现端倪。

不过公主早就想给络青沉点颜色看看,巴不得赶紧让她喝自己的酒盏。

见李小小站在自己面前,公主愣神后,反应过来:“早就听闻皇后娘娘博学,没想到,就连我西华的礼仪都知道。晟月佩服佩服。”

说罢,她抬手,身边的侍女将酒盏互换。趁着众人注意力都在公主身上之时,李小小躬身端着酒盏,手迅速掠过酒盏。

整个酒盏的边上,都沾上了假死药,就是怕络青沉喝不到。

看着酒盏中的杏花酒,络青沉露出满意的笑容,将其一饮而尽。

“好,皇后娘娘好酒量,早就听闻东夏的皇后为人得体有礼。今日一见,晟哥却觉着,娘娘并不如传闻中那般,更多的是豪爽不羁。哈哈哈”

说话的是西华的将军,华晟哥。他是西华皇帝的小舅子之子,也算是晟月的弟弟吧。

为药效尽快发作,络青沉故意起身扬声大笑:“哦,本宫多谢将军美赞。早有听闻,西华将军是个战神,与我东夏的李相岚将军不分伯仲。今日一见当真是,英雄出少年啊,啊......”

话刚说完,络青沉就当着众人的面,痛苦地满面扭曲地捂着胸口,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。

她这番,吓坏了所有人,季尘如更是惊得愣住了。

络青沉身子一虚,脚下一软,就往季尘如身上倒去。季尘如见状,侧身抱住她。

“那,那酒有,有毒!”声音不大,可在众人为她吐血所惊讶之时,却是全场都能听见。

络青沉话音刚落,就痛的昏了过去。这可不是演戏和装,是真的痛的肝肠断。

这是假死药的副作用,也是为能让服用者更逼真。络青沉真是佩服研制此药的人,想得还真是周到。

看到络青沉半条命都没了,季尘如勃然大怒,拍桌而起:“来呀,给朕拿下西华公主,胆敢在国宴之上毒害皇后,其心可诛!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