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66章 套路剑霜
 
络青沉低头,像是真的在考虑,但她只是看看衣服上有没有蹭上灰。

抬头,她面无表情:“这还有何考虑的,本宫早已考虑好。你们总部一辈子都生活在阴影之中吧,总要走至人前。而如何行至人前,本宫想尊上已有对策。本宫,只是帮尊上一把,让暗语阁早些成为正经的,受江湖人士和朝廷都接受的组织。”

络青沉刚说完,剑霜就一声冷哼,略带嘲讽地说:“呵,说起来容易,主上在朝中又不是没有眼线,当今圣上是恨不得将我们斩草除根。要洗白我们,谈何容易。”

络青沉早就察觉她的不喜,也不介意:“若本宫能做到,不知这位姑娘是否愿让贤。本宫又可否能做到你的位置呢?”

此言一出,众人哗然,她好大的口气。要知道剑霜的地位,在暗语阁仅此于季尘如。

她一出口,就要暗语阁的第二把交椅,还真是不简单。

冉昱与剑霜是青梅竹马的好友,自然不会看着她的位置受到威胁:“那,若你做不到呢。”

“做不到,那就项尚人头送暗月阁,如何?”

此言一出,整个暗语阁都沸然。此女不仅胆识过人,还野心勃勃。在场的不少暗卫都曾是绿林豪杰,对络青沉都不由得心生欣赏。

季尘如当然知道,络青沉能说的出口,毕然是不打无准备之仗。可剑霜的位置若给她,那剑霜又该去哪儿。

但方才剑霜出言挑衅,确实不对在先,也不怪络青沉回击。

剑霜最近做事有些急躁,也该给她点教训。

季尘如抬眸:“好,就依你所言。如若做到,你就是我暗语阁的对外之人,正好外面的酒楼没人管,你去管管。但如果失言,你所言便成真。”

络青沉转身浅笑:“好,一言为定,就此别过。”抬脚离去,无人敢拦。

剑霜不明白为何季尘如要将霏玉的职责,作为这场赌约的赌注。

是,霏玉是暂时离开醉生梦死,可那也不代表络青沉够资格做醉生梦死的老板。

大殿后的内室中,季尘如看着墙上母妃的画像,若有所思。剑霜犹豫再三,还是忍不住开口问:“尊上,为何您在殿前答应她那无礼的要求,您这不是下剑霜的脸吗。”

季尘如负手转身:“剑霜,有些事本尊不想与你明说。你知道她的身份,也知道本尊的身份,为何还要在殿上为难与她。是你剑霜出言挑衅在先,又何故怪本尊答应络青沉的要求。”

他瞥见剑霜脸上有些不自然,继续说:“再者说,你就对自己这么没自信。怎么,怕络青沉完成不可能完成的,你在暗语阁没面子?”

剑霜从他的话中听出些许不快,心下有些害怕:“没有,是剑霜唐突,尊主教训的是。”

季尘如没有再接话,而是挥挥袖子,让她离开。

剑霜在季尘如这儿受了气,心中不快,一个箭步走向后山。正好冉昱看到,心中顿时有了为她报仇的念头。

正好络青沉刚回去,现在追还赶得及。

暗语阁有数十条暗道,每位暗卫来到暗语阁的暗道可能都不一样,冉昱也不例外。

冉昱轻功小展,飞至太子府内,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坐在窗前梳妆的络青沉。

知道有人在盯着自己,络青沉也不避讳,直接扬声道“客人既然已至,为何不去会客室候着,在本宫这西厢别苑作甚。”

冉昱从树尖落下,行至窗前,倚在墙上,低眸看着她:“会客室留的都是正经人士,我这不正经的还是在此候着就好。”

络青沉听此话,不由得噗嗤一声笑。但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,今日要出门进宫,给父皇选贺礼。

冉昱原以为络青沉要说些什么,或者赶自己走,可她竟并未说任何话。而是一个劲地在舒爽,也不像是欲要赶走自己的样子。

她如此这般,倒叫冉昱不好发难。

络青沉不是不想说话,只是懒得说,因她知道无论说什么,冉昱都听不进。

就冲刚才冉昱看着剑霜的眼神,络青沉就知道,冉昱不是为暗语阁额而来,而是为剑霜之事而来。即是如此,那还有什么好说。

季尘如已经做出决定,冉昱此次追来,根本就不是商量而是寻仇。

既是寻仇,那自己赶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索性,就让他在这儿干耗着,络青沉倒要看看,是谁先熬不住。

果然,冉昱才等半盏茶的功夫,就有些不耐烦。

络青沉似有察觉,起身,行至门边,打开门。而后,也不管冉昱进不进来,再次坐回梳妆台前。

冉昱见她有意要请自己进屋,就抬脚踏进屋中。

这是络青沉的小院子,平时都是她一个人住,季尘如不会来。

“青色的那支钗好,素雅又大气,衬得上你。”冉昱话音刚落,络青沉就笑着选了另一只,“不是故意与你作对,宫中男人少,本宫定是选女人喜爱的为好。”

“你倒是个玲珑剔透之人,选支钗都要顾他人。”冉昱也不管络青沉,自顾自的坐下,给自己斟了一盏茶。

“哼,冉昱,冉家独子。自幼习得墨家机关术,通四书五经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。不仅如此,还随太上老者习得软剑,更使得一手好剑法,江湖人称玉面鬼差。我说得......没错吧。”

络青沉本还想再说些什么,可冉昱手中的软剑,已然架在她白皙的脖颈间。

冉昱是负责暗语阁情报的,整个暗语阁中知道他会机关术的,除剑霜外只有季尘如。

那么,络青沉又是从何得知,他会墨家机关术呢。

冉昱一手端着茶盏,一手持剑丝毫不惊慌:“上一个知道我的底细的人,你猜猜他还活着么。”

络青沉噗嗤一笑,继续戴她的簪花,看着镜中脸色略显白的自己,眼中尽是不满:“他活不活与本宫有何干系,本宫只知道,若是你不收剑,你怕是难活成哟。”

冉昱蹙眉,她不害怕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威胁自己。到底是谁给络青沉的胆子,夜闯暗语阁加威胁阁中杀手。

冉昱本不想杀她,但此刻,一想到络青沉的手段,就对她动了杀念!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