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65章 暗语者
 
三人相谈甚欢,小聚快结束之际,络青沉提出去军营看看孩子。李相岚想也没想就答允,还主动让季尘如相陪。

待季尘如二人回至家中后,络青沉已酒醉微醺为由,先行睡下。

季尘如仔细查验过后,确认络青沉睡着后,才掌灯夜行,至书房。

待季尘如的人随着轻慢的烛火远去,络青沉才缓慢睁开眸子,随手抄起一件斗篷跟上。

上次络青沉记住如何打开机关,这次,故意等季尘如进去一会后,她才开始进去。

冗长的密道,走得络青沉有些累。

总算看到尽头,一扇有人看管的大门展露在她眼前。

走都走到这一步,络青沉不想回头,也不甘放弃。咬咬牙,心一横,她放下手中的烛台,扶袖径自走向那扇神秘的大门。

此刻戴着面具的季尘如,对络青沉会来浑然不知地坐在石椅上,分派命令和训话。

看到忽然出现的络青沉,守门的二人相视一看,而后一同上前拦下。

络青沉早已想好对策,转身昂首正颜道:“本宫乃当朝太子妃,怀疑你们绑架私藏太子爷。识相地就给本宫开门,否则别叫本宫招来禁卫军给你们一窝端。”

其中一个守门者看来者不善,当即朝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,转身推门进去禀报。

季尘如正要让冉昱去调月娘的底细,守门者就慌慌张张地跑进大殿。

冉昱蹙眉:“何时如此慌张,这般无礼。若是冲撞了主上,你有几条命够杀。”

那守门者一听吓得直哆嗦,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说:“不是,禀报主上,门外有个自称太子妃的女人。说怀疑太子被我们绑架,要进来搜查。”

听闹事的又是络青沉,一旁的剑霜不满地蹙眉。

季尘如的身份,只有剑霜一人知道,就连冉昱也不清楚。

如今要是放络青沉进来,只怕她会说漏。

一想到这儿,剑霜拱手低头,主动请缨:“主子,要不让剑霜去,将她打发走。”

季尘如抬手,示意不用。

低眉,他知道,她已经走到这儿,就没想过空手而回。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她早晚会知道自己的身份。

与其等着有心之人利用这层身份挑拨他们的关系,不如自己捅破。

季尘如眯眼,轻挥手,示意冉昱放她进来。

冉昱惊讶之际,心下不禁对季尘如的身份多加揣测:“好了,还以为什么事呢。不就是个女人么,放她进来就是。给本座听好,那女人进来后,都给本座少言语。”

众暗卫齐齐跪下答道“是。”

准备好之后,冉昱挥袖,命那守门人回去。

守门者将指令带给另一个人,二人为络青沉开门,道一声请便不再多言。

络青沉信步走向大殿中央,边走边用余光打量着周围。待目光停留在那戴着面具,身披黑色披风之人后,她心中了然。

想来,季尘如便是这组织的首领,只是他从未将这秘密告诉任何人。

看到剑霜那张熟悉的面孔,络青沉顿觉有趣。即便她早已猜到剑霜和他同为一个组织,但还是没料到,剑霜竟在这组织里地位如此之高。

剑霜和那白面书生,应该是他的左右手,在朝中应该是和左右丞相一般的地位。

这架势,还真和早朝十分神似呢。

季尘如慵懒地用胳膊肘撑着椅把,扶额问道“堂下所站何人,前来所为何事啊。”

络青沉知道,季尘如的身份她不能说破,如今也只能配合着演戏。

只见她毫不胆怯和卑微地答到:“本宫乃东夏太子妃—络青沉,前来寻失踪未归的夫君,也是动下太子爷季尘如。想来他也不在此,既然如此,本宫打扰诸位。”

一番话说完,众暗卫议论纷纷。

冉昱倒是觉着十分有趣,这女子见此阵仗,竟未曾面露胆怯。这也就罢了,话语间还条理清晰,还真少见。

“慢着,这位姑娘,哦不,太子妃阁下。这暗语阁,可不是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。”冉昱直接出言,欲要给络青沉一个下马威。

络青沉驻足大殿中央,轻笑:“谁说本宫要走,说得一幅本宫要走,你们谁能拦下一样。不是本宫夸大,你们还真没人能拦下本宫。”

络青沉此言一出,众暗卫不由得一阵嘲笑。在场的没有一个武功不比她好,想拦她一个弱质女流,还是可以的。

他们不知道络青沉什么意思,冉昱和剑霜却知道。

络青沉的身份是太子妃,若在暗语阁出了事,朝廷就有非要剿灭暗语阁的理由。到时,为皇家颜面,朝廷也会对暗语阁穷追不舍。

想必,也是顾念至此,络青沉才会有胆量只身一人前来。

冉昱浅笑,慢慢走下高台,行至络青沉眼前:“太子妃您说的确实是,您要走,按着身份来说,暗语阁拦不住您。但,有一条请太子妃记住,若我们真想拦,还是有这个实力的。”

是杀气,随着眼前男子的接近,杀气也随之而来。

他竟对自己动杀心,看样子他并不知季尘如的身份。

络青沉眯眼深吸一口气:“本宫不想就这个事,与你争辩。走不掉,那就留下,留下的方式有很多种。活着留下,死了也能留下。不知活着,本宫能留下么。”

她的意思,是要加入暗语阁。

这点倒是令冉昱意外,她放着好好的太子妃不做,竟要加入暗语阁这种见不得人的组织。

没等冉昱回答,季尘如反倒发了话:“哦?太子妃为何要与我们这种见不得光的人为伍,这所造成的直接间接的后果,恐怕都不是太子妃能承受的。”

络青沉嗤笑:“本宫今日能走到这儿与诸位见面,就没想过要空手而归。你们这暗语阁最近不是和圣上不对付么,不正需要朝廷中人帮你们牵线搭桥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又是一番议论。

有的觉着她说得对,又有的觉着让她加入太过冒险,万一她是朝廷的人怎么办。

冉昱也觉着,若是季尘如答应,就有些太过冒险。

面具下的季尘如敛眸:“络青沉,你可要想好,不是我们暗语阁逼你的。一旦成为暗语者,将再也不能重回原来的生活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