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61章 进宫献舞
 
络青沉牵着霏玉坐下,她面上露出担忧,心中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。

这件事怕是季尘如也知道,那他不说,定然有他的原因。若此事由自己捅破,岂不是乱季尘如的计划。

可,此次霏玉的反常,怕是和沐王有关。如若让她知道安和公主和沐王与有关,也不知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络青沉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说,为霏玉和络朗,也未她自己。

“你不知道,方才本宫还以为母后又活过了呢,吓了本宫一跳。那声音简直和过世的母后,神似。”络青沉一开口,霏玉就知道那人是公孙皇后。

按照李鑫的回忆,当年沐王的手下捉住仆人和妹妹,但并未将妹妹杀死。而是将妹妹交给一个神秘女人,卖给她做女儿,代价是那女人会帮他找到母亲。

那,当今的安和公主,难道就是霏玉的妹妹。

这个消息比李鑫假冒妹妹,还要令人震惊。

看霏玉愣神,络青沉索性再煽风点火:“说起来,自从母后走后,安和妹妹就一直闷闷不乐,前些日子七皇叔好像还去宫中看她呢。”

霏玉敛眸,看样子前些日子,是沐王去问了安和,才知道妹妹的消息。

络青沉讲完之后,敛眸起身就走了。留下霏玉和剑霜,让她们冷静地慢慢商量。

络青沉猜到,不出一天的时间,霏玉就会提要进宫的要求。而能带她进宫的就只有季尘如,按照昨夜剑霜和季尘如说得,络青沉倒要看看季尘如到底和她们是什么关系。

果不其然,入夜后,一身夜行服的霏玉驻足书房前。书房中,是还未回卧房休息的季尘如。

而此刻,络青沉早已在暗处等候。

季尘如早已料到霏玉会来,已经让季常备下茶点。

看到眼前安静看书的季尘如,霏玉忽然心生胆怯,不知该如何开口。她背叛他,怎么还有脸要他带自己入宫。

见霏玉迟迟未曾进来,季尘如垂眸:“有什么想说的进来说吧,要是不进来,以后就不用来见本宫。”

他说话虽略有些刻薄,可话里还是藏着温柔的。

和霏玉一起听到这话的络青沉,心中有些不想再继续看下去。为何,为何他对早已断了的霏玉,还如此好。

霏玉摘下面罩,踏进屋子。络青沉自暗处,行至门后。

“今日,剑霜想必将什么都告诉你了。听说,你要放那人回去。”

霏玉扶手点了点头,并未答话。

季尘如起身,欲要去拿茶盏。霏玉眼尖,上前为他斟茶。

“主子,霏玉承认,对络少心存不轨,是霏玉不好。叛主子也是霏玉不对,不论主子怎么罚我,霏玉都认了。只求主子带霏玉进宫,见妹妹一面。”放下手中的茶壶,霏玉双膝一软,跪在季尘如面前。

她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,柔情陌陌地看着季尘如,叫他如何能招架。

但季尘如早已知道,她会如此求自己,根本不吃她这一套。拂袖起身,季尘如将她丢在一边,径自走向书架。

“霏玉,咱们认识多少年了。”并未直接回答霏玉,而是反问她。

霏玉一怔,而后弱弱地回答到:“有七八年吧。时间真的一晃而过,竟有七八年了。”

“是啊,这时间就算是替你挡去这次惩罚吧。至于入宫一事,只要太子妃没有意见,本宫也不会有意见。”

既然络青沉将季尘如的计划打乱,那作为小小的报复,季尘如就将事情的结果,丢给络青沉决定。

当然,这也是故意为难霏玉。要知道,络青沉其实不太喜欢她,不管是因她和季尘如的关系,还是因她和络朗的爱情。

络青沉自门后悄然离去,为何霏玉要唤季尘如主子。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提到暗语阁,可话里无不透着主仆关系。

暗语阁,和醉生梦死,到底又有什么关系。不知自己能不能借进宫,从霏玉口中套出一些话来。

但络青没想到,她能想到的,霏玉也可以。怕络青沉多问,霏玉连夜就找到络朗,用柔情骗络朗为自己求情。

翌日络青沉就答应络朗,后天带霏玉进宫献舞。

随着马车缓缓驶入宫门,季尘如闭眸,心中有些烦乱。

他并不想见这个妹妹,母后之死,他对安和心存亏欠。尽管知道安和是无辜的,但他还是不愿见安和。

自从母后死后,安和就一直朝着嚷着要见季尘如。但元帝怕季尘如难受,就连上次中秋之宴,也没放安和出来。

安和和她母亲一样,都不喜欢络青沉。知道络青沉和自己母后的死有关,安和恨不得杀络青沉泄愤。

故此,车上的二人,都因各自的原因,不想见安和。

知道季尘如来看自己,安和起了个大早精心打扮自己。但一听到络青沉也来,安和就气的牙根痒痒。

可,这也挡不住她为哥哥,挑选衣裳的开心。

安和并不知道,自己身上流的和季尘如,并不是一样的血。但她还是很喜欢季尘如,超越兄妹的那种喜欢。

络青沉挽着季尘如的胳膊,刚踏入安和的伊兰殿,就被安和狠狠瞪了一眼。

要不是季尘如在此,她恨不得剜下络青沉的双眼。

一把推开络青沉,站在她的位置,亲昵地挽着季尘如的胳膊笑到:“尘如哥,你总算来看安和了,安和还以为只能等出嫁才能看到你呢。”

季尘如也察觉到安和对络青沉的敌意,但他也没办法,谁让他对这妹妹不起呢。

“瞎说,哥不是带皇嫂来看你了。都这么大姑娘,还没个正型,快坐下。你皇嫂给你带礼物,还不快看。”边说,季尘如边毫不留痕迹地,掰开安和挽着自己的手。

络青沉也顺势拍了拍手,身着红梅百叶群的霏玉,自院内带着伴舞翩翩而来。

安和生在宫中,也甚少出宫。宫中的宴席,元帝也不让她出席,故此也没怎么看过此等阵仗,顿觉眼前一新。

她哪里察觉,那领舞的霏玉,全程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。不仅如此,霏玉的眼中还隐隐含着泪水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