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56章 君主之论
 
马车快要驶到家时,季尘如还是没忍住,开了口。

“青沉,本宫知道,有时候你嫌本宫手段太过冷血。本宫也不想和你讲什么大道理,只想你知道,冷血的背后也藏着不得不如此的理由。”

络青沉蹙眉,表情也逐渐变得冷傲:“不管什么理由,都不是你伤害别人的借口。殿下,我们都成亲快一年,你还不懂我么?”

“是,本宫知道,你秉承的是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和规矩。可你有没有想过,要是伤害你的人,一心想要你死,并且成功了呢。你又如何有机会报仇,又如何重新活过来东山再起呢。”这一番话,是语重心长的劝诫,亦来自是一颗满载担忧的心。

“所以呢,这就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。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呵,殿下,青沉希望你能记住一件事,只有你秉承着一颗善心,你行事为人,才会为人所信服。”

知道季尘如听不进去,络青沉转头看向前方,平静地继续说:“你善则人善,你恶则人恶。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你善,身边自是善人。若殿下真是明君,自然明白,民心所向的是仁慈和果决的君主,这样的君主拥有百姓的拥戴,亦断断不怕恶人。”

络青沉话中的意思是,只要你心正,待人纯良,肯定会有人保护你。若是为人心术不正,整日里只知道害人,就算坐上皇位,也得不到百姓的支持。

这也是为何,季承乾如此笼络民心的理由。

“那你觉得,若他日本宫继承大统,会是一位明君么。”

季尘如没有反驳络青沉,也没有认可她,而是抛出一个谁也不知道的问题。

络青沉敛眸,春风吹拂车帘,她看到马车外,路边仍旧在乞讨的乞丐,心下有了答案。

“敢问殿下,对于如今西南水患,东南旱灾的问题,如何解呢。”同样的,络青沉也给了他一个,只有明君能解答的问题。

季尘如摩擦着手指,嘴边翘起浅笑:“远水救不了近火,要想解决东南的旱灾,指望西南的水,是不可能的。唯有从周边小城,抽调水库的水,先暂缓燃眉之急。至于西南的水患,先安排灾民在附近成都入住,而后兴建水利,疏通水漏。”

见络青沉面露赞许,季尘如有些小得意,继而说到:“但这只是缓兵之计,要想长久,唯有将水利一路从西南建到东南,如此一来一水二用。既可解西南水患,又可解东南旱灾。不仅如此,还要加重绿植,树木多了,灾害自然会少。”

络青沉薄唇微微张,但并未说对,也没说不对。而是眉间轻挑,抬手指向车外:“殿下看到了么,路上有什么?”

季尘如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去,路上似有行人和小贩,他并未注意到路上少许的乞丐。

“你想说什么,除了行人和摊贩,并没有什么呀。”

“没有么,殿下看清楚一些。”

这时,季尘如才发觉,路边墙角,似有一些乞丐。他这才想起,络青沉的孩子们,似也是从这些乞丐中挑选的。

“你是说乞丐么?”

络青沉点点头,抬眸,莞尔笑曰:“方才,青沉第一次问殿下之时,殿下并不知道路上有什么。这,说明,殿下心中并未将这些乞丐亦当做自己的子民。又或者说,殿下眼中其实看到,可是却装作看不到,何不食肉糜。”

络青沉放下车帘,继而说到:“青沉听老人说,东夏最繁荣之际,是冉帝在世,也便是你的皇爷爷当政之时。那时百姓生活富庶,路上甚少能看到乞丐。那时的醉羽烟楼,也只是一家酒馆。人们都是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的。”

“一个国家,没有娼妓、偷窃、乞丐,才是真正的富饶。为这三者之人,皆是下九流,若不是生活所迫,人们又怎么会愿意去做呢。殿下问青沉自己会是明君么,那青沉敢问殿下,若他日殿下做了东夏的主人,会给这些人带来幸福么?”

还未等季尘如回答,络青沉就替他回答:“当然不会,殿下都未曾将这些人当做自己的子民,又怎会像冉帝一般带给他们幸福的未来。眼前之窘您都未曾放在眼里,何谈西南与西北呢。但,青沉很认可您方才的回答。”

络青沉说完后,季尘如愣神,他顿觉可惜络青沉是个女儿身了。她竟心怀天下,将乞丐这等蝼蚁草民的幸福,也放在心上。

这一点,季尘如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不如络青沉。

还有她口中的为君只论,确实令人耳目一新。她说的没错,为君者,应先百姓之忧而忧,为帝王者,当怀有仁义果决之心。

心存邪术的帝君,也必将带领一个王朝走向覆灭。

帝君,先为帝,而后才为君。为人帝者,要心有天下大义,为人君者,要有君子之怀。二者为一,方称之为帝君!

没想到,络青沉一介女流,竟也懂这些。今日,络青沉该庆幸,自己是捡到宝了。

“你是从何得知这些道理,以前怎么没见你说起过。”

络青沉垂眸,回忆和从前,像是潮水一般一浪浪袭来:“我从小被农户收养,村子也算是安和祥宁。后来宁静被打破,灾荒袭来,迫不得已,我跟着养父逃难来到京都。我也曾做过乞丐,也曾体会过温饱都是问题的黎民疾苦。你们这些王孙贵胄,天天饱暖思淫欲,又怎会明白百姓的苦楚。”

“天冷了,我们要担心庄稼被冻坏,天热了,又要担心没雨水灌溉。税收重了,家里交了税,就没钱开锅。没有税收,还有地方恶霸。为人君主者,又何曾想过这些呢。东夏虽不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地步,但,多少贪官污吏,还在吸老百姓的血汗钱。殿下和圣上,你们看到了么,又有何作为呢。”

络青沉的这一番来自贫民的控诉,叫季尘如不知该从何回答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