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44章 展腾得意
 
络青沉坐在卧榻之上,李林霜知道,她此刻不能再多呆。

刚才络青沉的一席话,李林霜也清楚地听懂。她承认,确实懂了想要代替展腾的念头。可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念头,她并未将此付诸行动。

彼时李林霜并不知道,也就是这样一个念头,差点毁了他们。

翌日,密函就已经出现在络问灵的桌上。当得知自己是真的有孕在身之时,络问灵是喜忧参半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喜的是,她真的有孩子了。忧的是,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。

络问灵以为,皇甫落玉会嫉妒她,会像大宅中的女人一般,为争宠对她和孩子下毒手。可,皇甫落玉并没有,反而很是关心她和腹中的孩子。

皇甫落玉知道,因季承乾的原因,他们俩迟迟没要孩子。络问灵腹中的孩子,刚好可以帮她弥补这份遗憾。

自从那日见了展腾,她就很向往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。这不恰巧么,络问灵有了。

皇甫落玉和络问灵不一样,她是真正的大家闺秀,无论丈夫做什么决定,她都无条件支持他。哪怕,这件事,她的初衷并不想同意。

正如这次络问灵怀孕,她也不想大度,也不想装好人。她也是个女人,和普通女人一样,会吃醋,会难受。可她没有办法,谁让自己是沐王府的当家主母呢。

所有的女人中,络青沉最佩服的就是沐王妃。大事临头时,她能有魄力和沐王一起承担。府中出事,她也能临危不乱,站在丈夫,站在王府的角度考虑。

络青沉自问自己做不到,骨子里她只是个小女人。她无法像皇甫落玉一样,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。

络问灵决定听妹妹的话,留下这个孩子,谁知道这是不是个小王爷呢。而季承乾这几天,一眼都没去看过络问灵,他在着手调查络展腾的事。

只一面,季承乾就觉着,这孩子若不除去,将来必成大患。

而此刻的络展腾,隐约也能感觉到,这太子府是岌岌可危。不光是季承乾一家,这暗中还有不少看的见,看不见的各种势力。他们和季承乾一样,觊觎着季尘如所拥有的一切,包括能爬上皇位的资格。

也许是因还是个孩子,络展腾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,只是转瞬就忘。

就算再少年老成,他也只是个五岁大的孩子。童稚和纯真,他多少还是稍稍保留了一些的。

这不,这几天都在炫耀季尘如给他做的瓷娃娃。这西域骨瓷向来珍贵,因元帝喜欢络青沉,就多赏赐一些。

季尘如命工匠打了一块书坠、一柄扇骨,还有一个娃娃。书坠,送去络青沉房里,扇骨是给他自己的,至于这瓷娃娃,就是送孩子的。

小孩嘛,得到奖赏肯定得意。于是,整日里将瓷娃娃捧在手里,到处炫耀。

本来除了李立,几个孩子就看展腾不顺眼,他再这么一折腾。这下可倒好,李愿恨不得摔碎他手里的娃娃,再打他一顿。

要不是李小小拦着,李愿还真就没准能动手。

这日下午,太阳晒在青草上,暖洋洋的,叫人看着惬意。展腾正和李立玩耍呢,不知说到哪儿了,他又得意起来。

“立哥,你瞧瞧主子多疼我,还将圣上的赏赐赐予我呢。将来,没准我就是这太子府的小主人呢,到时候,我定然不会忘立哥。”

李立见他有些忘乎所以,说话都开始口不择言起来,连忙上前捂着他的嘴。四下查看无人后,才一脸紧张地提醒他。

“阿腾,你可不能乱说,主子待你好那是情分,不待你好是应该的。你若是妄想僭越,咱们主子的手段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自家姐姐,她都能设计,更何况你一个外人。”寻常李立甚少议论主子,今日他一反常态,令络展腾有些惊讶。

但他说得对,自己再怎么得宠,也只是个外姓人。

况且,如今只是季尘如夫妇没有孩子而已,一旦他们诞下孩子,自己将失去所有的宠爱。不行,自己不能放弃到手的幸福。

于是,一个歹毒的计划,悄然从络展腾心里生根发芽。

见他眼神逐露阴鸷,李立有些害怕,怕他为留下如今的荣宠不择手段。李立知道,只有自己能拦住络展腾,想到这儿,他用力拍向络展腾的肩膀。

“你小子,想什么呢。主子将我们从水火中拉出,给我们如今属于常人的一切,你不会想要加害主子吧。阿腾,你可不能这么狼心狗肺啊。”

刚生出的念头,就被李立的这一用力一拍,给差点拍散。络展腾凝神蹙眉,连忙解释:“怎么会呢立哥,我虽年纪小,可大义还是懂的。不会的,你放心哈。再说了,就算我真想做什么,这不还有立哥你么。”

李立就这样被络展腾单纯的面孔欺骗了,他压根没想到,后面的事情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。

而这一切,都被躲在暗处的李小小所听清。李小小并未告知络青沉,他二人今日下午的对话,而是将这一切统统告诉李林霜。

李林霜这下算是逮到络展腾的把柄,要是让络青沉知道,络展腾有二心。不知她会不会气的将他赶走,或是狠狠地惩罚他。

瓷娃娃,哼,络展腾,你才是那个任人揉捏的瓷娃娃。只要我李林霜稍不小心,你就会你心爱的瓷娃娃一样,摔得粉身碎骨。

希望,到时候,你要不来求我,求我饶你不死。

邪恶逐渐侵占李林霜的心,暗处的她,仿佛已然一只脚准备踏上,络青沉警告她的那条不归路。

最可笑的是,这一切,都被络青沉看在眼里。李正不还没加入他们任何人么,正好,做他们五人小队中,那双代替自己的眼睛。

络青沉早就知道,络展腾如此得意,他们必然会出手。而自己,就是要在他们出手之际,及时拦下他们的手。

给他们出手的机会,是告诉他们,有些事,就算络青沉默许,他们也不一定会成功。

至于李立,他说得那番话,倒很是令络青沉意外。没想到,他竟然是这么看自己的。这个孩子,心术正,品德也不错,稍加点拨,应该是个好苗子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