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与我家太子妃打个赌!络青沉季尘如 > 第10章 元帝赐婚
 
回府的马车上,络青沉一直在想这件事。

季尘如见她眉头紧锁,似是有意无意地点拨地说:“听说七皇叔要在京都长住了,就连王妃也一同从封地带过来了。前些日子,他还带着王妃去拜访舅舅呢。”

季尘如这么一说,络青沉猛地抬起头。是沐王,好深的心机。

得不到的就要毁掉么,此人断断不能长留。

络青沉深邃的眸中泛着嗜人的光:“殿下,你说,若是逼沐王反,圣上会如何?”。

与其被动受击,不如主动出击,络青沉就不信她斗不过季承乾。

“如今,还不到时机,我们还缺一味药引。”季尘如目光如炬,他何尝不想早日除去这块心头大患。

“药引?”

“对,七皇叔在百姓中口誉甚高,他看似修身养性,实则暗藏根基。要想除去他,必须要一个无法反驳的机会。”

“没有机会,那我们就给他创造机会。我听说,四王季承熙在牢里不好过啊。”四目相对,听到络青沉这话,季尘如嘴角微微上扬。

而此刻,元帝看着眼前络问灵的宗卷,甚是头疼。络相已经三番两次请旨,要自己赐婚给络问灵和新上任的状元郎。

但,自己有意培养状元,如何能让络问灵这等女子祸害呢。一想到祸害,元帝想起了季承乾。

季承乾的王妃,是皇甫将军的侄女,为人倒也大气谦和,但就是一直无所出。早年太后还在的时候,就曾想帮季承乾纳妾,但皇甫家一直不同意。

如今太后已仙逝,这皇甫家的权利也被削地差不多,是时候该为他这个好弟弟纳个妾了。

元帝想着想着,大手一挥,便是一道御旨下去。

“奉天承运,皇帝召曰。今有络家长女—络青沉,蕙质兰心,得体大方。朕体恤七弟,家中一直无所出。特此,赐婚于二人,十日之后行大婚之礼,钦此。”

“王爷,圣上这是体恤您,那可是络相的嫡女。这等美事,可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。”曹公公笑着将圣旨,送到了季承乾的手上。

季承乾笑着朝侍从使了个眼色,那侍从抬手就是一锭银子。打发走曹公公,季承乾坐在内殿看书。

秦枫站在一旁,见他丝毫不在意元帝的赐婚一脸不解:“王爷,听闻那络家大小姐心中挂念的是太子,您……当真不介怀么?”

“夫人怎么说?”

“夫人那边还没动静,但听说,今早皇后派人来请夫人进宫。说是......一起赏花。”

“你信么?”

“我觉着,赏花是假,说服夫人同意纳妾才是真。”

放下手中的书,季承乾叹气道:“即是如此,那夫人没意见,本王自是没意见。”

“是,我知道,我这就去***办大婚的事。”秦枫抬脚要走,却被季承乾拦下,“只是个妾室,不用太过隆重。”

“相府那儿回了么?”

“没有,相爷并未回帖。”

季承乾敛眸,看样子络相还在持观望状态。这个老东西,老谋深算,一直明哲保身。他这两个女儿倒是比他聪明,一个早早地站好了队,一个工于心计。

看样子络问灵有什么问题,自己的好皇兄才会推给自己。否则,按照他的个性,有好东西会这么好送自己?

那日公孙小侯爷为什么会悔婚呢,早不毁晚不会悔,偏偏选在大婚当日。上次去络府,络问灵因元帝的一道御旨被禁足,而元帝颁御旨的当天,络青沉也同时进了宫。

难道......悔婚的其中是络问灵搞鬼,怪不得元帝要赐婚给自己。她未出阁,便与小侯爷有染!蹙眉,一想到这,季承乾就觉得恶心。

不过,留这样的人在身边也好。络青沉从她身边抢走季尘如,想必,络问灵快恨死自己这个小妹了。

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,能有个人联手对付季尘如,不挺好的。

季承乾继续饮茶看书,坐等探子汇报消息。

影卫不知何时跪在门口,季承乾抿了一口茶,抬眸道:“说。”

那影卫抬手抱拳道“禀主子,络青沉使了一招苦肉计,当众诬陷小侯爷欺辱她,引起众怒。”

狭长的眸中流过欣然的目光,不亏是他季承乾看中的人,果然有两把刷子。这要是换做别的女人,恐怕早就哭啼啼地回家了。

不仅没中计,还能巧妙地化解,这个络青沉,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至于络家那边,接到御旨的络相爷,当即就觉晴天霹雳。这些日子他是总催皇帝赐婚,可不代表他愿意将嫡女嫁作他人为妾。

还是皇帝的敌对方—七皇叔,这不是摆明了要将自己往火坑里推。皇帝登基还不过八年,当年的四王爷的势力就已消除地差不多。可想而知,当今的皇帝其手段。

络相深思熟虑,还是递了一道奏章上去,上书自己的心迹。皇帝一看,了然,批了八个大字给他—爱卿心意,朕已了然。

络问灵知道赐婚之事,是一哭二闹三上吊,可没用。这是御旨,违抗御旨是要满门抄斩的。为了全家人的性命,三姨娘是苦口婆心,劝了有劝,这才哄地络问灵上了花轿。

季承乾的正王妃是前朝太傅之女,这婚还是先皇所赐,其地位可想而知。就连当今皇后见了沐王妃,都要给她三分薄面。

此次季承乾纳妾,沐王妃本不同意,但估计元帝与丈夫不睦,还是同意了。她也知道,沐王对自己有情,是断断不会移情别恋。故此,她默许了这桩赐婚。

皇家娶妻,正妃一般走正门,侧妃却只能走偏门。而且季承乾特意交代过,只是纳妾,不必太过隆重。也因沐王妃的意思,就连迎亲队伍都只有寥寥几人。

络问灵是一边哭一边被喜婆背上了花轿,一路哭着进了沐王府。

大婚当夜,季承乾甚至都没有来她房里,将她一个人丢在那边。而络问灵却将自己这些日子所受的苦,都记在了络青沉身上。

她觉着要不是络青沉抢走了季尘如,此刻她便是东夏的太子妃,便不会沦落至此。

洞房花烛夜,络问灵一夜未眠,眼泪也就此流干。滴滴泪水皆化作寸寸恨意,攒入心扉!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