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我的胸前有个门 > 第三十三章朝会2
 
  此时吕刚已是满头大汗,他不由得想要伸出手擦一擦脸上流出的汗水,刚刚抬起手,只听白天用着不咸不淡的语气说道“吕尚书,你问出了什么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吕刚此时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白天猜测他根本就没有查李宇。“还是说你把寡人交代的事情,当做放屁。”吕刚听到白天如此说忙跪下告饶,“微臣不敢,微臣以对李宇进行了严加审问,查出,查出……”说着说着吕刚才想起他口不择言的说了些什么。

  白天呵呵一笑道“吕尚书,吕大人啊!你当寡人是个傻子吗?你抬起头看看,看看这被你严加拷问的李宇,他像是被拷问的人吗?”

  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,下官错了。”吕刚忙不迭的磕头求饶起来。

  “让我饶了你,可以,你说说是谁指示你这么做的?寡人便可饶了你这渎职之罪。”白天说完直盯着吕刚。

  吕刚确是不敢说话,白天见他不说大喝一声“来人。”

  吕刚身子一抖,但是还是什么也没说。店外跑进来四名士兵单膝跪地道“参见陛下。”

  “将此人拉出去严加拷问,寡人倒想知道是谁有如此打的能耐。让我大夏官员质寡人的命令如放屁。”将士得到命令将吕刚架起,吕刚则是面色惨白,但还是一言不发,任由将士将他拖下去。

  见吕刚已经被架出去,他自始至终都没说什么,白天皱了皱没有,说道“看来吕刚还真是忠诚啊,魏大海。”

  “奴才在!”魏大海忙回过头来回应。

  白天问道“抗旨不尊是什么罪?”

  “回陛下,抗旨不尊轻者撤职,重则满门抄斩。吕刚公然抗命,情节严重,理应满门抄斩。”魏大海很会揣摩白天的心思,将白天想要问的一下全都回答上来了。

  白天点了点头道“我看吕刚此人乃是一名忠诚之辈,寡人怕他不会供出主犯,你速领一些人马,将他的家眷全都带来,与吕尚书一同受刑,切记在吕尚书没招之前,不要让他死了。”

  魏大海领命下去了。殿中之人听到白天的话纷纷打了个冷颤。

  白天又将目光看向了跪在哪里的李宇,“李宇你可知罪?”

  台下的李宇不由得回头看向了李天银,此时的李天银心里同样的乱做了一团,他没有想到白天会如此的果断与狠厉。李宇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,他也注意到了,但是他现在想要自保都有些难,怎么还会去管他的这坑爷爷的孙子。

  李宇见李天银没有理会他,顿时他的脸上充满了绝望。他缓缓的点了点头道“草民知罪。”

  说完他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下瘫坐在地上。

  白天继续问道“那你可知你犯了何罪?”

  “草民欺行霸市,收买官员欲治无辜之人有罪。”李宇像是心死了一样,将罪行承认下来。

  白天随手将一旁的一摞折子丢在了李宇的眼前,“看看这些吧,顺便给寡人解释一下是谁让这些人的知情人与家人在三天内,不是改口就是消失的。”

  李天银猛的抬起了头,看向了高高在上的白天,而李宇也是猛的打了个哆嗦,伸出颤巍巍的手将那些折子拿起,开始看了起来,他越看身子抖的越厉害,到了后面他竟然握不住手中的折子,折子哗啦啦的掉在了地上。

  白天的手指有规律的在桌案上敲着,“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这些事吗?”白天说着摇了摇头,一脸可惜的说道“看来不用点刑法,你是不会说了。”白天看向众人道“刑部还有人吗?”

  人群中走出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,只见他说道“回禀陛下,微臣刑部侍郎王忠。”

  “嗯,你上前来看看那些折子中的罪责,如果是真的该怎么判。”白天点了点头,对王忠道。

  王忠走向前,看了眼双眼无神的李宇,捡起那些折子开始看了起来。

  王忠清楚李宇作恶多端,但是当他看见折子上那密密麻麻的罪状之时,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气。

  不多时王忠将折子草草看了一遍回答道“启禀陛下,如若这些罪名成立,株连九族都不为过。”

  “那就好办了。”白天点头道。接着朝着纳兰军道,“纳兰军,将李宇拉下去严加拷问,顺便将李太师的官袍脱了,在旁观摩,毕竟李太师年纪大了,禁不起严刑拷打了。还有将李太师一家全都绑来陪着李宇受刑吧,毕竟是株连九族之罪,怎能让他们错过呢!”

  纳兰军抬手抱拳道“臣领命。”

  李天银此时双手握了又紧,紧了又握,他在反抗与不反抗只间徘徊者。

  纳兰军叫来几名士兵,将李宇拉了出去,另外几名士兵也想去啦李天银。忽然李天银浑身真气爆散,将那几名士兵掀飞,他周围的官员同样不能避免的被掀飞。

  只见李天银双眼通红,死死的盯着白天,狠声说道“小崽子,既然你想将老夫置于死地,那休怪老夫了。”

  说着脚一蹬地飞身朝着白天冲来。纳兰军没有想到李天银竟然敢如此,愣了一下,马上回过神来。

  怒喝一声“你敢!”追了上去,但是李天银是突然暴起,纳兰军虽然反应很快,但还是迟了一步,眼看李天银单手成爪眼看就要抓住白天的脖子。只见白天大袖一挥,李天银顿时像是被火车撞了似的到飞回去,身子碰的一声摔在殿下。纳兰军虽然震惊白天的实力,但是他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,折身来到李天银摔倒的地方一下子将他扣押在地上。

  李天银口吐献血看着白天道“没想到你隐藏的竟然如此之深,竟然达到了先天之境。”

  事情发生的太快,只有几人反应过来,但是他们并没有阻止,剩下的其他人才刚刚反应过来,都震惊与白天的实力。

  其实白天只是运用念力将李天银扇飞,造成内力外放的假象。加之他来时的力道一同反馈到李天银身上才给李天银击伤。

  而白天不算念力的话,只不过是二流巅峰,差一步步入一流武者罢了。

  白天没有解释,让他们以为自己是先天武者也好,这样还能震慑他们。他淡淡的说道“拉下去吧。”

  纳兰军领命押着李天银下去了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