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我的胸前有个门 > 第十五章李宇
 
  一晃十天过去了,大臣们已经推举出了六位大臣作为议员,分别为,纳兰将军,李太师,张太傅,乔大学士,孙尚书令,翰林院王掌院。

  白天没有理会他们选举出来的这些人,目前他也没有什么亲信,日后他有看中之人,他会扶他们上位,目前最近要的是要培育出锦衣卫,只听命于他的锦衣卫。但是他目前还没有能看中之人。

  如今白天想要出去看看,此时他又穿上那一身黑色长袍。

  正要出去的时候,却被纳兰曦瑶堵在了殿门口。

  她见白天如此穿着,很是疑问“陛下这是要出宫吗?”

  “嗯,如今我在这已经呆了十来天了,我已经快要憋出病来了。”白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  “那陛下,臣妾也想要出去,可不可以带上臣妾?”纳兰曦瑶用着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白天。

  白天有些犹豫“皇城之中,认识你的人太多了,你这样出去。”

  白天没有说下去,纳兰曦瑶应该懂了白天的意思。

  只见纳兰曦瑶眼珠转了转“那陛下您等我一下。”

  说完纳兰曦瑶就跑开了,看着她跑开,白天伸了伸手,又放下了。

  不多时一个翩翩公子就出现在了白天的身前。只见他走到白天身前,“陛下,你看这样可以吗?”

  白天有些吃惊的看着,眼前的这位翩翩公子,他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来,心道“这是去变身了吗?那高耸呢?昨晚他还在把玩来着,怎么就没了,那水灵灵的大眼睛,如今已经变得有些英气。”

  纳兰曦瑶见白天不回答,上前拉着白天的手,撒娇道“陛下,行不行嘛?”

  白天被她这一摇,给摇醒了,看着她无奈道“好啦,我带你去就是了。”

  纳兰曦瑶听后这才饶过了白天。

  出了皇宫,来到了朱雀大街,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,纳兰曦瑶一会看看这个,一会看看那个,活像一个孩子。

  走着走着,白天看见一算命老头,白天走过去询问“老丈,你这怎么个算法?”

  那老者见到来生意了,忙笑脸相迎“回这两位公子,小老儿测字五文,看面相十文,算前途二十文,算姻缘十文。”

  “那你为我看看面相吧,”说着他将十文钱放在小桌子之上,老头见到铜钱一阵欣喜,忙将铜钱收起,之后就听老头一阵夸赞,白天听的有些无语,纳兰曦瑶在一旁听的倒是津津有味。

  就在这时,大街上传来一阵骚乱,白天向那边一看,就看到一名十七八岁的贵公子,骑在一匹骏马之上,身后还有几名侍卫打扮的男子,飞奔在贵公子身后。显然功力不低。此时他们正有远处朝着这边飞奔而来,人群纷纷避让,就这一会的功夫已经快要飞奔到他近前,已经有好些人被他撞倒。

  白天见到这种情况,眼睛一眯,在这皇城大街之中,是严谨骑马的,而看着少年他挥舞着马鞭,朝着那些躲闪不及的人抽着,嘴里还骂声不断的去干人群,显然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  就在那少年,即将到达白天着里之时,白天猛的身影窜出。在空中一跃,单手按在马头之上,运起内力,大手狠狠地向下一按,只见那马一下子载到在地上,骑在马背上的少年也一下子飞了出去,显然那少年有些武功底子,在空中一个翻身,双脚踩在地面之上,噔噔噔的向后退了四五步,才缓解了惯性。跟在他身后的侍卫也急忙跑到贵公子身前,防备着白天。

  等到他站定,抬头看向了,那个将他的马儿拦下的人。就看到白天正站在他的宝马身旁,他的马此时倒在地上抽搐着,显然伤的不轻。

  他推开侍卫,大跨步的朝着白天走来,边走边质问白天“大胆刁民,尽然赶伤我的马,难道你想找死不成?”

  说着已经走到白天身边,伸出右手挥鞭就想给白天身上来一鞭子。

  白天伸手抓住了鞭子,那些侍卫见白天伸手就抓住马鞭,忙抽出腰刀将白天围了起来,以防不备。白天没有理会围在他身旁的侍卫,质问少年“难到你不知,在皇城之中不许骑马狂奔吗?”

  少年听了白天的话哈哈大笑起来,“你可知我是谁吗?告诉你,本少爷名叫李宇,我爷爷李天银,是现任的太师。”

  见白天不言语,又继续说道“怎么?怕了?怕了就自断一臂,本少爷就放过你。如若不然,就别怪本少爷不客气。”

  白天见这位少爷如此狂傲,没有深皱,一旁的纳兰曦瑶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。忙来到白天身边。低声对白天解释道“他是李太师的孙子,自小便飞扬跋扈,好多得罪他的人过不久就消失了。大家都明白,但是因为他爷爷的原因,都不敢多言。”

  白天听后眉毛皱的更深了,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,他也成想过皇朝之内,免不了官官相护,他现在没有能信任的人手,所以还没有对这方面下手,但他没想到被他碰到了,那他可不会姑息。

  在她们身前的李宇也听到了纳兰曦瑶的话语,他没有理会纳兰曦瑶说了什么,但是他听纳兰曦瑶那酥软的声音,仔细的打量起纳兰曦瑶。

  白天见到李宇的眼神,很是不耐,侧了侧身挡住了纳兰曦瑶,开口道“我不管你是谁,也不管你父亲是谁,大夏立律,不得在闹事骑马而行,违者仗二十。你且和我去见官吧。”

  李宇听了白天的话,哈哈大笑起来,很是猖狂。“见官,哈哈哈,你要带我见官,信不信就算去见官,被杖责也会是你。”

  一旁看热闹的人,议论纷纷,但是都不敢插话。只是在远处看着。

  “你不要拖拖拉拉,我还不信这大夏的法律,定不了你得罪。”白天也想看看这官官相护的到达了什么情况,也可以将这颗毒瘤除去。

  “好好好,我很你走,好久没有碰到你这样如此白痴之人,今天我就和你好好玩玩。”李宇说完就当先大步带头走去,他的侍卫也跟在他的身后。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去见官,倒像是去游玩的。白天看了看纳兰曦瑶,也跟着走了过去。

  纳兰曦瑶摇了摇嘴角小跑到白天身边,和白天并肩走着一边说道“陛……”白天伸手止住了纳兰曦瑶的话低声说道“在外边叫我白天,或者小天哥。”

  纳兰曦瑶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“小天哥,这李宇看样子有恃无恐,显然就算见官也不会那他怎么样,我怕到时候他们会随便找个借口,对你不利。不如我们叫些人手,以防不备吧!”

  白天想了想纳兰曦瑶说的也不无道理,点了点头,小声说道“你去找纳兰军,让他们便衣在堂下以防不备。记住我不叫你们,你们就不许出来,我看他们能闹出什么花样。”

  纳兰曦瑶点了点头,就离开了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