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我的胸前有个门 > 第十章纳兰曦瑶
 
  此时白天心里已经对现在的情况,有了大概得了解,但是他不可能总是听命于人,所以他要解决那名将军,但是他还是需要尽可能多的了解这个大夏王朝的情况,想到这他看向还坐在地上失神的女子,那名女子应该就是皇后了。就在他想上前扶起女子时,外边传来了动静,白天朝外看了看,正见一队士兵将门外的宫女全都带走,也有两名士兵朝着殿中走来,他们走进来之后,将倒在地上皇帝的尸体也拉了出去。

  见人都走干净了,白天走到女子身前,伸出手想要扶起女子,女子感觉到白天想要碰她,连忙躲开,惊慌失措的从头上拔出一支金簪,刺在自己的脖颈之上,力道有些大,竟刺破了皮肤,她哽咽的说道“你若感碰我,我就自尽在你面前。”声音虽有些急切,但其声如燕语莺声,宛转悠扬。

  白天见这名绝美女子如此,忙后退两步,他假装从嘴中取出那枚毒药朝着女子解释道“这位姑娘,你不要激动,你听我解释,刚刚我本是想要扶你去来,我本名叫白天,刚刚到这京都,就被哪位将军裹挟至此,我在没有弄清事情情况下,只好假装答应那名将军,并假装吃掉了他给我毒药。”女子听了白天的解释,玉手一送,金簪顿时掉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,只见那名女子又软到在地上抱头痛苦起来。

  白天又走上前,蹲了下来说道“如今我只想要了解一下那名将军的情况,还有如今朝堂的情况,看能不能解决那名将军,掌握朝堂,其实解决那名将军并不是很难,只是解决那名将军之后之事不好解决,我知你与那名将军有仇,不知你可愿帮我。”

  早在白天说要解决那名将军之时,女子就抬起了头,用她那一双充满泪水的双眼看着白天,而白天也用着一双真挚的眼睛看着那女子。

  好一会之后,女子开口了,“我的名字叫纳兰曦瑶,你所说的那名将军名叫赵烈,是大夏王朝的兵马大元帅,在先帝驾崩之后,他来皇宫抢夺了虎符,迅速掌握了兵权,而我的父亲因与赵烈作对被他杀了,我想要为父亲报仇,进宫来参与选后,谁知今日选后之后,陛下他不忍屈辱撞柱自杀了。”说着说着纳兰曦瑶又哭了起来,白天拿出手帕为她擦掉那如水晶般晶莹的泪珠继续问道“那你可知现在朝中谁是一心向着朝廷的吗?”纳兰曦瑶摇了摇头“别人我不知,但我可以确认我二伯绝对是站在王朝这边的,因为家父之事,他愤怒不已,只是大部分兵权都掌握在赵烈身上,我二伯只有五万禁军,所以他一直在忍耐着,还有些反对赵烈的官员此时都被关入了天牢。赵烈因忌惮我二伯手里的御林军,便没有对我二伯下手。”

  听了纳兰曦瑶的话,白天心里已经有了大概得计划,他也是一个有野心之人,这么好的机会能让他做一个王朝的皇帝,他岂有放弃的道理。

  但是白天还是不放心的问道“如若赵烈死后,我将兵符交于你二伯,你可保证你二伯不会变成另一个赵烈吗。”

  “我二伯自小就疼我,他膝下并无子女,一直将我当做亲生女儿看待。”说到这纳兰曦瑶咬了咬朱唇,她来到房门处,伸出纤纤玉手将门合上,转身来到白天身前,看着白天说道“你若保证能杀了赵烈,我便将我交予你。”

  说着就要解开她的衣裙,白天连忙抓住她的玉手,“你不必如此,就算我为了自己能坐稳这帝皇之位,我也要除了赵烈。”

  见白天如此说纳兰曦瑶用她那秋水明眸看着白天说道“你是陛下,我本皇后,你若了成功,我便注定是你的。”

  白天听后,很是认真的看着纳兰曦瑶的双眸,见她眼神坚定,白天便不再犹豫,伸出双臂拦腰将纳兰曦瑶抱起,纳兰曦瑶的手臂也顺势环住了白天的脖子,白天轻声对着纳兰曦瑶说道“我定不负你。”之后大步朝着床榻走去。

  而纳兰曦瑶则将头埋在白天的胸前喃喃自语“请怜惜人家。”将纳兰曦瑶放在床榻上,白天俯身吻向了纳兰曦瑶的樱唇。顿时整个朝阳殿中满是春色,一声嘤咛后,纳兰曦瑶,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。

 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,云雨过后,此时纳兰曦瑶脸上还有着尚未退却的潮红,使得她更显得诱人,趴在白天的胸膛,听着白天那强有力的心跳声,而白天的一直手则在纳兰曦瑶那光洁的后背上抚摸着。过了片刻,白天叫了一声“曦瑶”曦瑶回应了一声,“嗯”。

  “何时举行早朝?”曦瑶用着芊芊玉指在白天胸膛画着圈圈说道“明日休沐,后天一早卯时在大殿举行朝会。怎么了?难道你想要在朝会出手吗?”

  白天摇了摇头“我准备明日,召见赵烈,那时我便动手,之后需要你二伯来一趟,我会将赵烈身上的兵符,交给他,让他持兵符尽快清理赵烈的惨留实力,掌控军队。明日在我召见他之时,你就去想办法通知一下你二伯,让他赶快过来。”

  纳兰曦瑶听了白天的话抬起头有些担心的说道“陛下你有把握吗?赵烈此人功力深厚,不然你拖延一会儿等我将我二伯喊来我们一起对付赵烈。”

  白天抚摸了一下纳兰曦瑶的脑袋,摇了摇头“我自由把握能对付赵烈,你放心吧。”

  闲聊一会儿,也许是纳兰曦瑶累的不轻,加之她近些时日,一直不能安心。今日她有了依靠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  等了一会儿白天见纳兰曦瑶已经睡熟,他将那放在他胸膛上玉手轻轻拿开,起身将被子纳兰曦瑶盖好,将衣袍穿戴好,看着她那绝美的面容,隐隐还可以看到一丝愁容,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。

  白天低声对着纳兰曦瑶自语道“既然你给了我,我就不会让你失望。”虽然白天和王雪处了不短的时间,但是他们并没有发生过关系,起初白天以为是王雪比较保守,现在他才明白,她只是不想将筹码放在白天身上而已。

  纳兰曦瑶做为白天的第一个女人,他必然会保护好她,不让她再次受到伤害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