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快穿之金手指试用员 > 第642章:完美偶像系统(12)
 
  在丁云话还没说完的时候,崔灵的情绪就再次剧烈波动起来,身上怨气也因此增长许多,言语间更是咬牙切齿:
  “没错,但这是她抢了我的机会。
  是她用邪门手段害了我的性命,是她跟剧组说我是孤儿,只要她不追究就没人追究,剧组才把我的角色给了她。
  她该死,她该死,她该死啊!”
  “冷静些,你现在再怎么愤怒,那也只是无能狂怒,没有任何作用,现在你还是详细说说,她是怎么害的你,以及你又是如何被她操纵,变成厉鬼的。
  最重要的是,她从哪学来的邪门歪道,我也没发现她家有相关传承啊!”
  丁云能够理解这个鬼魂的愤怒,所以并没有刻意压制鬼魂发泄怒火,不过该问的问题还是得问,不问清楚了,她又怎么知道该如何处理那个李安娜呢?
  有没有师门传承。
  可得有所区分的处理应付。
  “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害我的。
  我只知道在我出事前几天,李安娜突然变勤快了许多,十分积极的清洁公共区域,譬如我跟她合租的那个浴室。
  合租的时候我们就说好,一人打扫一个星期,但是她经常忘,每次都要我催才不情不愿的去清洁,有时候我催她也没用,只能自己打扫,可那几天都不用我去催,她就十分积极主动的打扫。
  而且她打扫的时间也很奇怪,她是自己洗完澡打扫一次,等我洗完澡她再打扫一次,按理讲,根本就没必要这么麻烦,两个人都洗完打扫,不更省事。
  不过当时我也没太在意这点。
  现在想想,那时候她恐怕主要是为了收集我的头发,自己洗完之后打扫干净浴室,等我洗完之后再打扫,才能保证她收集到的头发都是我的,不会不小心掺杂一两根她自己的头发,所以她大概率应该就是用头发做法害我的吧。”
  毕竟自己还得指望对面这个女人替自己报仇血恨,所以崔灵很快就镇定下来,开始仔细回忆起自己记得的细节。
  并且还说出了些合理猜测。
  “至于如何变成厉鬼的,这个我记得还算清楚,我死后没多久,她就把我灵魂关进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容器里面。
  每天都会念一些奇奇怪怪咒语折磨我,还会跟我说她如何得到了我死后让出来的角色,说她如何如何火,这么一来,我对她自然是怨恨不已,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和不断被折磨,我逐渐的丧失了理智,之后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。
  但她应该利用我做过不少坏事。”
  “另外,她是什么时候学会玄学技能这一点,我也不太清楚,我只知道她有段时间很痴迷拜神,供奉了不少奇奇怪怪,我从来没见过的神像,还会买紫水晶蓝水晶,符箓之类的东西来转运。
  除此外,我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也没有看到她拜师学艺。”
  很快,崔灵就思路清晰的回复了丁云的三个问题,当然了,她说的都是些她知道的事,她不知道的也无可奈何。
  “还真是挺麻烦复杂的。
  本来以为动手的是白月光这个风水师,没想到是李安娜自己动的手,你暂且先在我这边待着。算了,为了防止那个李安娜在你身上做了什么手脚,我还是先把你封印起来吧,这样安全点。”
  因为待会儿她要精神力离体,肉身将没有任何防护,留一个应该能算是敌对方的鬼魂在自己身边,实在是有点风险,所以丁云稍一思索,就先将面前那个鬼魂暂时封印到了盥洗室的镜子里。
  然后这才精神力离体。
  直奔李安娜住处飞驰而去。
  一个普通凡人的灵魂在有意识的情况下,都能夜游三千里,丁云的速度自然就更快了,半分钟之后她便到达了李安娜的住所,并且见到了正因为自己所驱使的厉鬼失联,焦躁不安的李安娜。
  而白月光,此时正在她的边上,明显略微有些困倦,却还耐心宽慰着她:
  “你也不用太担心,连那个糟老婆子都不是你的对手,又更何况她那个外孙女,一个未成年的丫头片子,许是你那个厉鬼在路上耽搁了,或者那个丫头片子手里有她外婆留给她的某件宝物。
  能够暂时抵挡一二之类。
  要我说你也是太谨慎了,一个未出师的家伙,哪用得着这么严阵以待。”
  “你不懂,我先前明明感觉已经杀了那个丫头片子,但是现在她却依旧活蹦乱跳的,并且还特地赶到了帝都这。
  本来上次没有成功。
  我还在想着要不就算了。
  可天下那么多大城市她不去,偏偏跑帝都这边来,能说是巧合吗,我看她一定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,甚至还想报仇,面对这种有仇的存在,就不能跟小说里写的那样在一开始放松警惕,给她时间慢慢成长,还是一击必杀最安全。
  不行,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  你要不再帮我算算……”
  李安娜话音未落,丁云就直接以精神力将他们家屋子彻底封锁,然后把精神力塑造成为原身的模样现形,并抬手就是一道精神力冲击波,击晕白月光。
  “是你,怎么可能?
  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大……”
  稍微感受了下丁云身上的精神力威压,李安娜整个人就不由慌了起来,因为这股威压在她看来,已经超过了传说当中的天师,别说现在末法时代了,就是当年玄学最鼎盛的时代,能成就天师的,那也是数百年不遇的奇才,如今因为天地限制,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天师。
  这种无力反抗的绝望感。
  她又如何能不慌?
  丁云这时候可没心情跟她寒暄,最重要的是她深知反派死于话多,虽然她所作所为绝对不能算反派,但作为外来者,却是很容易被世界定义为反派的。
  所以丁云是一句话没说的直接将她镇压,废除她的修为,然后读取记忆。
  对待没准备弄死的存在,自然是想获知什么信息就直接询问,可对待想弄死的存在,完全没必要费这事,读取记忆更能迅速且准确的获知想知道的事。
  而李安娜凶手身份已经确凿无疑。
  丁云自然没必要顾忌什么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