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大秦:开局奉命侍绝美太后 > 157章:腹部的血
 
  翌日;

  信陵君的灵堂里,嫪毐整理了下身上的衣衫,看着上半身趴在棺椁上一动不动的雅夫人,微笑道:“天色快亮了,夫人还是先整理一下的好。”

  说着,唇角浮起一抹邪笑:“要回味的话,可以回你的房间,慢慢回味。”

  “人生漫漫,够你回味无穷了。”

  说完,看了眼一旁穿着孝服的小皎儿,三四岁的孩子,晚上自然早早就睡了。

  为了怕她着凉,下面铺了足有四床被子。

  待嫪毐缓缓离开,雅夫人那无神的眸子才忽然转动了下,随即强忍着浑身的酸痛和疲惫,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那雪白的俏脸上韵色正浓,一片绯色让她的肌肤白里透红,看起来竟似又美艳了几分。

  一双美眸尽管失神,尽管看起来疲惫无比,但眼波流转,似有一汪春水荡漾着涟漪一般。

  雅夫人检查了下腹部,果然发现腹部的皮肤早就被棺材磨破了,隐隐有血迹渗出。

  穿好中裤后,又将被掖在腰间的裙摆放下,待一切整理完毕,便想回房清洗。

  奈何双脚跟灌了铅一样,一抬脚,顿时一个踉跄,噗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。

  腰酸腿疼腚也痛,身体的极度疲惫,和精神的摧残,让她欲哭无泪,身体更是提不起一点儿力气。

  她扭头看着旁边的棺材,心里又愧又臊,自觉再无颜面面对棺中前夫,便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,缓缓向着自己的房间挪去。

  那般凄然悲伤的模样,踉跄的走在院中,众人也只道他们夫妻情深而已,竟无人往他处怀疑。

  待回到房中,她一屁股跌在软榻上,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回忆起昨晚的荒唐,一时之间,竟是心里酥酥的,整个人都开始发呆了起来。

  在她心里,某人虽然可恶,但也着实让人终生难忘。

  她终于知道,为何传说嫪毐所过之处,咸阳的男人,都要看管好自己的妻女了......

  且说嫪毐回到自己的房间,便见赵曦儿正缩在被中,睡得正香。

  眉眼间满是残韵春意的人间绝色,少了几分冷艳,多了几分妩媚。

  嫪毐见此,不由微微一笑,爬上了床在赵曦儿的身边躺下。

  赵曦儿睡梦中,苗条的娇躯动了下,很是自然的依偎了过来。

  嫪毐微微一笑,看着近在眼前的玉颜,欺霜赛雪,绝美如仙,他轻轻在妻子的额头吻了一下,便闭眼休息起来。

  .......

  凌云阁;

  名字虽然气派,但在魏都大梁的所有酒楼中,凌云阁显得平平无奇,甚至可以说毫不起眼。

  不仅阁楼很是寻常,不像其他酒楼那般豪华气派,就连里面的酒菜,也不似其他地方那般,山珍海味,美酒佳肴,应有尽有。

  因此,凌云阁的生意并不太好。

  来此喝酒的,大多数只是普通的书生文士而已。

  虽然已是中午,但宾客寥寥,生意惨淡。

  嫪毐带着赵曦儿在凌云阁的雅间坐下,随后直接掏出了信陵君送的那枚白色玉佩,一边在手中把玩,一边直接对着跟来的小厮道:“去把这里的主人叫来。”

  小厮似乎身份也不简单,见了嫪毐手中的玉佩后面色一变,连忙躬身一礼,正色道:“是,客官稍候。”

  说着,便快速的退了出去。

  天策作为信陵君手下专门对外的组织,自从信陵君被剥夺军权后,心灰意冷,懒于打理,便也闲置了下来。

  久而久之,便彻底瘫痪。

  布置在各国的情报分部和建立起来的情报网,也早已失去了联系,各自谋生。

  只有那些先天高手,因为有信陵君的供养,衣食无忧,便彻底蛰伏起来。

  等待着有一天,被白龙玉重启。

  “白龙玉。”

  嫪毐看着手中的极品玉佩,轻轻地自言自语了一声。

  一块美玉,正面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,反面篆刻一个“魏”字,是魏无忌的贴身玉佩,也是身份的象征。

  一旁的赵曦儿轻轻跪坐在嫪毐的身边,素手执壶,为嫪毐斟了一杯茶,玉颜平静,模样透着几分乖巧,仿佛添香案前的红颜一般。

  昨晚她与雅夫人先后沾了雨露,今日无事,便随着嫪毐一起出来走走。

  二人静坐片刻,便见一富态中年人一路小跑着走了过来,一身白衣丧服,留着一缕胡须。

  中年人见到嫪毐,先是眉头一皱,随即目光一凝,落在了嫪毐手中的白龙玉上。

  当即向着嫪毐施了一礼,沉声道:“敢问阁下如何称呼?”

  嫪毐目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自顾自的喝着赵曦儿递来的茶,却是并没有说话。

  中年人皱着眉头道:“这枚白龙玉,如何落在了阁下手中?”

  嫪毐闻言,声音带着几分寡淡道:“这就是天策之人见了白龙玉的态度吗?”

  中年人皱眉道:“主人刚去世,事关重大,不得不问清楚,还请阁下明言。”

  嫪毐淡淡道:“这是信陵君去世前,亲自交给我的。”

  中年人闻言,犹豫了下,忽然双膝跪地,向着嫪毐的方向拜道:“属下天策于淞,见过首领。”

  嫪毐不为所动,只眼皮点了一下,风轻云淡道:“起来说话。”

  于淞闻言,连忙站了起来,有些迟疑的道:“首领是......”

  话说到一半,便抬头看向了嫪毐。

  后者也不再摆架子,直言道:“我的名字,你应该听说过,嫪毐。”

  “嫪毐?”

  于淞闻言,有些意外的看着嫪毐,显然也是知道嫪毐的身份,当即目光一冷,警惕的看着嫪毐,沉声道:“阁下是罗网掩日?”

  嫪毐似笑非笑道:“是,也不是。”

  于淞的目光满是戒备,这几天大梁动乱,他不是没有关注,只是白龙玉不出,就是信陵君不下命令重启天策,他也不敢妄动。

  却没想到昨晚惊闻信陵君噩耗,自是悲恸不已,对罗网也恨之入骨。

  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嫪毐淡淡道:“曾经是掩日,现在嘛,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  于淞的脸色难看起来,两只肉眼冷冷的看着嫪毐,寒声道:“你既是罗网之人,就算拿着白龙玉,也是天策的仇敌。”

  “于淞纵死,也绝不背叛主人,听命于罗网之人。”

  (推新书:QQ阅读或浏览器:斗破:开局被萧玉征服,轻松后宫同人。)

  (应该还有一章。)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