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衍墨书轩 > 大秦:开局奉命侍绝美太后 > 73章:妹子能有什么坏心思?
 
  “大人要去何处?”

  见嫪毐占完了便宜,拍拍屁股就要抬脚走人。

  离舞微微犹豫了下,还是开口问道。

  “呵呵,”

  嫪毐闻言脚步一顿,随即转过身来,轻笑一声,语带戏谑道:“怎么,小舞不舍得我走吗?”

  “如果你愿意,我今夜倒是很愿意留宿。”

  离舞闻听此言,顿时一阵娇嗔。

  却听嫪毐又道:“以后别叫我‘大人’了,没端的生分了许多。”

  离舞美眸可爱的眨了眨,随即问道:“那叫什么?”

  嫪毐嘿嘿一笑,不忘嘴上占便宜:“随你啊,夫君、情郎,都可以。”

  离舞无奈的白了嫪毐一眼,随即妙目一转,娇声道:“那我就叫大哥好了。”

  “大哥?”

  嫪毐眉头一皱,见这小丫头如此娇俏可爱,随即摇了摇头,微笑道:“还是叫爱哥哥吧。”

  离舞微微愣了一下,呢喃道:“爱哥哥?”

  嫪毐微微颔首,强忍笑意道:“对,情情爱爱的爱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”

  “好了,我先走了。”

  离舞嗔道:“大哥还没说要去哪儿呢?”

  刚刚接吻过后,她明显的感觉到与嫪毐的关系亲密了几分。

  心意也敞开了不少。

  嫪毐指了指西边道:“我去找芳予有点儿事儿。”

  离舞闻言,顿时撅起了小嘴,心里一阵酸溜溜的。

  “哼,还能有什么事儿,大坏蛋,好色鬼!”

  眼见嫪毐的身影在视线消失,离舞心中暗骂起来。

  两人经过这次交谈,她的心意也算表明了,甚至连那些亲密事都做了。

  在她心里,嫪毐已然是自己的情郎。

  虽然早就见识过情郎办的那些荒唐事儿,什么大被同眠,什么日夜笙歌,简直荒yin至极,让人瞠目。

  但此刻再听说情郎去找别的女人,且明显是去办坏事儿了,她心里还是有些吃味。

  这般柔肠百转间,心里便忽然有了去偷偷看一眼的想法。

  这念头一出,便如一个小火苗一般,瞬间成了她心里的燎原之火,怎么也熄灭不了。

  纠结了许久,还是决定悄悄溜过去看看,便隐匿气息,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。

  另一边,嫪毐也的确没闲着,来到芳予的房间门口,也没犹豫,便直接推门而入。

  芳予的身体还在修养当中,但连续几日的休息和药物滋补,让她气色明显好了许多。

  不过当嫪毐进去的时候,恰巧芳予正在宽衣解带。

  长裙滑落,被腰间玉带拦着没有落下。

  女子如雪一白白嫩消瘦的玉背顿时出现在眼前。

  嫪毐忍不住干咳了一声,嘿嘿笑道:“想不到我嫪毐这么受欢迎,人还未到,芳予姑娘便主动解衣相迎了。”

  “大人~”

  见到嫪毐进来,并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身子。

  芳予心中一羞,娇腻的叫了一声,便要将外裙重新披上。

  不过不等她弯腰,嫪毐已然如鬼魅般出现在她的身后。

  芳予一刻放心猛地跳了一下,感受到光洁的玉背正在被一只手轻轻抚摸,娇躯都紧张的有些颤抖。

  人生会有许多痛苦的经历,但有些疼痛,她再也不想经历二次。

  嫪毐看着她雪白娇嫩的玉背上,那道细长的伤口,虽已结痂,但在雪背上还是格外的醒目。

  他的手在旁边轻轻抚过,随后柔声道:“你背上的伤口较深,自己够不着,要上药怎么不找我?”

  感受到嫪毐语中的温柔,芳予的心莫名安静下来。

  雪白的削肩微微缩了一下,轻声道:“一点小事,芳予不敢劳烦大人。”

  嫪毐轻笑一声,淡淡道:“那次之后,你便成了我的女人。

  你我也便成了最亲近的家人,会白首偕老,会相濡以沫,将来还会儿女双全,幸福百年。

  未来,我们会有大把的时间相处在一起,所以在我面前,你大可不必如此生分。”

  说着,他又轻轻拍了拍芳予的肩膀,轻声道:“乖,弯腰,趴到玉枕上去。”

  芳予的俏脸唰的红了一下,顿时脑补出嫪毐跟露霜姐妹俩说这句话时的场面来。

  心里虽然娇羞一片,但也不知怎的,还是依言趴到了软榻上。

  并将小脑袋埋到高枕之上,乖乖的等待着。

  那次的经历虽然痛苦,但从那次开始,她便知道自己已经从一个少女,变成了他的女人。

  现在回想,连她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,这才认识几日,见了才两面,自己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把清白给了对方。

  或许是当时实在走投无路了吧。

  也或许是想在死亡到来前,体验一次做个普通小女人的感觉吧~

  也可能,是她太渴望在死前,能得到一份向往已久的爱了。

  她这般想着,心里便似忽然有了着落一般,尤其是此刻他的温柔,让她渐渐依赖,渐渐迷恋。

  这一刻,她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,自己并不后悔。

  嫪毐却没想那么多,只是拿起一旁的玉瓶,打开瓶塞后,一股略带清香的药味顿时传来。

  他走到床边,先是用绸布蘸酒,在伤口上轻轻擦拭了一边,然后才将药粉轻轻地洒在了她的玉背上。

  这是赵姬赐给他的药,被他转送给了芳予。

  据说这药对伤口愈合有神效,不仅愈合的快,还不会留疤。

  犹记得第一次和蜜桃在一起的时候,她缩在自己怀中,玉手轻抚着自己身上遍布的伤疤。

  那满眼的心疼,似还历历在目。

  “上好了,前边的伤上药了吗?”

  芳予乖乖的趴在高枕上,声音有些紧张:“还、还没。”

  嫪毐闻言便道:“那正好,我全都帮你上了。”

  芳予依言站了起来,但还是有些扭捏,一张雪白的俏脸早已布满红晕,宛若红透的苹果一般。

  她的肌肤娇嫩幼滑,这般红扑扑的可爱样子,看起来娇艳欲滴,煞是好看。

  “不必了大人,前边的伤口,我,我的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  说完,芳予便抬起眼眸,眼中略带乞求的望着嫪毐。

  到底是只有那么一次亲密,少女本能的羞涩,还是让她无法坦然的赤身在男子面前。

  但嫪毐似乎并没有让她自己来的打算。

  见嫪毐只微笑的看着自己,芳予心中无奈,便知道嫪毐已然打定了主意。

  当即强忍着羞意,随着玉带解开,中衣落下,一具雪白的酮体便出现在了嫪毐眼前。

  似冰雪般的肌肤,白嫩细腻,光滑柔软。

  一道道醒目的伤口又细又长,散落的落在雪白的肌肤上。

  结痂的黑血在欺霜赛雪的肌肤上显得格外醒目丑陋。

  嫪毐望着眼前修长婀娜的雪白玉体,抬头与那双宛若宝石般美丽的紫眸对视了眼。

  心中疑惑没有美瞳的世界,怎么这么多美女的眼睛会是紫色的。

  虽有疑惑,嫪毐却也并未问出口。

  他回头看了眼门口的方向,随即回头,只如刚才那般,先用酒简单擦拭一下。

  然后拿起玉瓶,将药粉轻轻倒在一支小木勺上。

  随即自上而下,开始替她上药。

  第一次上这药时,她身上的伤口已然都清理过,还用酒消了毒。

  如今结了痂,再上药倒是省事了许多。

  许是不小心下手重了些,当嫪毐正在她胸口撒药时,芳予忽然身体颤抖了一下。

  “嘶,啊......”

  突然的疼痛还是让她忍不住呻吟一声,这声音娇媚至极,听起来极为魅人。

  嫪毐表面平静,说了声抱歉后,便继续开始认真的上药。

  芳予倒先羞得红了俏脸。

  强压下心中旖旎,嫪毐小心翼翼的将药粉撒在她玉臂、胸口、小腹和大腿处的伤口上。

  他的动作很轻,很柔,目光也很专注。

  明眸清澈迷人。

  少司命一双紫宝石般的美眸盈盈如水,纯净澄澈。

  她静静地望着眼前这个既陌生又亲密无比的男子,望着他俊美如玉的面容,漂亮的眼眸,轻柔的温柔的动作和那专注的眼神。

  不知怎的,那雪白的俏脸上,娇羞之态缓缓消失。

  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暖流,缓缓涌入她的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暖流顷刻袭遍她的全身,让她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温暖。

 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,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  自小到大,那个地方给她的,从来都是冰冷与漠然,杀戮与死亡。

  她如此看待阴阳家,嫪毐对阴阳家的观感同样恶劣。

  在他眼里,阴阳家看似超脱世外,一心追求天道永生,然其中的血腥与杀戮,冷漠与无情,却是堪比罗网。

  为了苍龙七宿,他们同样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杀戮,去出卖身体色诱。

  阴阳家虽源于道家,但更像是道家走入邪道的分支。

  其中的罪孽与血腥,怕是只有亲身体会才会知道。

  嫪毐心里虽然垂涎阴阳家的美人,但对阴阳家却是没有半点好感。

  搜魂术、九宫移魂术、六魂恐咒等等手段,光是顾名思义,就知道绝非善类。

  他自认不是大好人,也不想当什么人人敬仰、为民请命的大侠。

  但草菅人命、肆意杀戮的门派,注定为世不容,若是有机会,他不介意将之灭掉。

  男的罪大恶极,除了云中君,当然要通通杀杀杀。

  至于月神、焱妃、大少司命等等这些大大小小的妹子们。

  妹子能有什么坏心思?

  当然要让她们幸福。

  话说回来,阴阳家的妹子还真的是水嫩可口。

  动漫一出,不知吸引了多少老色批直呼老婆。

  尤其是少司命小衣,更是冰清玉洁,美颜高冷,惹人怜惜。

  据说手办娃娃非常好卖。

  嫪毐细心而轻柔的处理着伤口,心里却是美滋滋。

  不仅捡到一个美人,还得了个武道高手,简直赚大了。

  有时候,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桃花缘,一趟太乙之行,将大司命连带着三个少司命一锅大杂烩了,这运气,谁能有?

  至于阴阳家的威胁,连东君他都在打主意,还在乎与对方敌对?

  他巴不得另外三个少司命外加东君一起来找他报仇呢。

  只可惜按照时间线来说,小衣他妈估计都还在玩过家家呢。

  更何况,他有蜜桃太后这么一个超级无敌又细又白、又直又美、又富又贵的大长腿。

  他已经有了应付的方法。

  上药期间自然难免会碰到那滑腻雪白的肌肤,其触感之柔软与娇嫩,竟是比婴儿的肌肤还要柔软,比锦缎还要光滑。

  “你的万叶飞花流应该是类似成长型的功法吧?”

  芳予微微愣了一下,紫眸中略带几分疑惑。

  “成长型功法?”

  轻柔的声音,带着股空灵与疑惑。

  嫪毐抬头看了她一眼,柔声道:“就是说,可以通过自己的领悟,不断成长,达到更高的层次。”

  芳予闻言,微微颔首道:“的确如此,每一代少司命修习的功法都一样,只有更强大,才能杀死前任,继承少司命的职位。”

  嫪毐呵呵笑道:“所以,你当初杀死自己的上任的时候,应该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吧?”

  嫪毐的话直击芳予的内心深处,似触动了她心底某条紧绷的弦。

  后者娇躯轻颤了下,眸中迅速蓄起了点点泪花。

  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,眸中满是悲恸,嫪毐望之,亦是不由一叹。

  他淡淡道:“你大可不必如此。”

  “身在当时境况,我知道你肯定知道的,但也身不由己,她若不死,你就必死无疑。”

  “所以,这并非算你的错。”

  “要说错,也是错在那向来高高在上,自诩凌驾众生的阴阳家而已。”

  芳予闻听此言,眼中泪水似再也封印不住,顿时如决堤般滚滚落下。

  一点点晶莹的泪珠,宛若珍珠,自她雪白的脸颊滑落,又滴在胸前的玉白之上。

  嫪毐被眼前美景吸引,同时也上完了药,终于站起身来。

  嫪毐低头望着眼前的梨花带雨的少女,旋即轻轻抬起她的下巴。

  然后缓缓低头,将那俏脸上滑落的泪珠吻去。

  随即俊美的脸上挂着淡淡的迷人的微笑,温柔的望着她。

  芳予迷濛的紫眸轻轻眨了眨,眼泪终于收住。

  紫眸上泪光仍点点如星,如紫宝石般璀璨而梦幻。

  “我心里一直有个疑惑,似你这般的优秀的弟子,个个资质极佳,换做其他门派,宝贝还来不及,又岂会让你们如此自相残杀?”

  说着,他一手抬着她的下巴,一手轻轻抚摸着那幼滑白嫩的俏脸,笑问道:“你知道吗?”

  芳予美眸有些失神的望着嫪毐,对方那温柔的眼神,让她这个自小极度缺爱的少女,完全无力抵抗。

  她微微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。

  嫪毐却是眸中有着柔光,淡淡道:“或许,我知道。”

  (大家没事多点点角色的红心。)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